365bet怎么分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化建设 > 专题专栏

弱能人士最希望能获得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

“6、10、4……”在启智部二年级教室内,10多名孩子看着老师手中不断变化的卡片,判断卡片上图案的数字,这是记者12月4日在海门市特殊教育学校看到的。12月5日是世界弱能人士日。记者就弱能人士的生存状况问题进行了采访。

智障孩子同样天真善良

弱能人士,即一般说的智力障碍者,或是一些身体器官功能低下的人士。而记者在特教学校教室外观察发现,很多智障孩子看上去和健康孩子一样天真可爱,只是他们上课时的注意力没那么集中。

在启智部一年级班上,有的男同学正站着搭积木,有的同学则在拼图。在美术室内,一名穿着黑衣服的女学生在用水彩笔画两个小朋友,旁边有的男同学看着,有的则在发呆或聊天。

“学校里的孩子主要包括智障、聋哑学生等。”市特教学校德育与安全中心主任郁强说,目前学校在读的智障学生有74个。全市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的智障学生有63名初中生、430名小学生。在社会上,由残联康复师教育的0~6岁的智障学生有12个,由市特教学校老师送教上门的7~14岁智障孩子72个。加在一起,目前我市已统计的接受教育的智障孩子共有651人,还有很多智障孩子在社会上的康复机构接受训练或者在家里生活。“智障孩子其实很天真很善良,热情、懂礼貌,吃饭的时候甚至会夹菜给老师吃。”郁强的这句话得到了其他老师的肯定。

遭遇歧视就业难度大

我市今年20多岁的男孩陈志平(化名)毕业于市特殊教育学校,他曾遭遇过别人的轻视。有一天,他好端端地在路上走,走到一家商店门口时突然被一群小青年剥掉了裤子。像这样的情况不少,有的智障学生会被调皮的学生追着打。

“这几年,大家对智障人士的态度比以前好了,但仍存在一定的歧视。”郁强说,有的家长没调整好心态,智障孩子的家长觉得抬不起头,而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的智障学生的同学的家长往往会告诉自己的孩子,不要和智障孩子太接近,有的智障孩子其实完全可以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但最终还是被其他学生的家长歧视,“赶”到了特教学校。

类似的歧视也容易造成智障孩子离开学校后就业困难。“现在我们残联有个庇护中心,收留残疾人主要是智力残疾人从事一些简单重复性的工作,只是容量有限。”市残联副理事长介绍说。

社会各界关心弱能人士

在遭遇歧视的同时,弱能人士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关心与帮助。郁强告诉记者,普通学校的相关老师对72个智障学生每月开展送康教上门服务,市特教学校的老师和市残联的康复师对此进行每月一次巡回指导。

除此以外,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也纷纷向弱能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市爱心慈善公益协会自2014年起组织志愿者每个月开车送老师开展送康教上门等活动。2015年3月起,市义工联的志愿者承办了特教学生社区融合项目,用“每月一事”的方式,围绕主题,帮助智障孩子等特教学生融入社会。“最近,在市义工联志愿者们的帮助下,我们还开展了去快餐店点餐活动,两个班21名学生参加。”市特教学校老师沈昕介绍道。

“这要感谢很多单位为我们的活动提供场地等帮助。”市特教学校副校长顾鸣鹃说,“包括市皮防所、地税局等单位及商场等企业。”

“我们期盼更多的人能关注他们,希望政府部门、爱心企业能接纳智障人士,给他们一些做保洁等工作的机会,让智障人士能更好地回归社会、融入社会。”郁强期待道。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